您好,欢迎来到中国(杭州)跨境电子商务大数据平台
市场风险资讯
返回首页
大数据应用平台

博鳌把脉亚洲:看好未来20年,理智处理三大风险

关键字:博鳌论坛 亚洲经济 风险处理 产品分类:其他 国家地区:多边

2018年4月9日上午,博鳌亚洲论坛2018年年会举行“亚洲经济预测”分论坛。与会嘉宾围绕亚洲未来经济走势、短中长期的系统性风险以及中国高质量发展的关键等议题各抒己见。

世界经济回暖,亚洲各国均在摸索迈向新发展阶段的有效手段。在这重要时期,中美贸易摩擦、政府企业债务问题以及人口红利逐渐消失等多个内外部因素,给亚洲的持续健康发展带来了多方面挑战。

亚洲将长期持续增长 中国增长在6%左右

4月8日,博鳌亚洲论坛发布《亚洲竞争力2018年度报告》,认为亚洲经济体保持强劲增长动力。参与本场分论坛讨论的嘉宾对未来的亚洲形势亦作出了乐观的判断。

中国人民银行前行长戴相龙认为,未来20年乃至本世纪中叶,亚洲仍将是世界经济增长最快的地区。戴相龙解释,当前中国经济发展强劲,印度速度将会更快,中日韩的合作会加强,一带一路的发展也会给亚洲带来新的机遇。

中国社科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所长张宇燕对此预测表示认同。他说:“有机构预测中日韩经济增长保持去年的势头。去年是5.5%,今年是5.4%。”他认为,亚洲各个国家总体情况不错,亚洲经济增长在将来会继续引领世界。

作为亚洲最大的经济体,中国未来的发展形势是与会嘉宾和代表关注的焦点之一。戴相龙认为,中国未来十年的有效增长会在6%左右或5%以上。他同时建议,中国从高速发展向高质量发展转变过程中,有三个关键的改革点:一是如何处理供给侧改革中的债务问题,建议尽快出台企业债务重组条例;二是如何进行资本供给改革,提高社会资本供给能力,建议培育若干家具备国际竞争力的投行;三是如何改善房地产金融服务体系,建议借鉴中德储蓄银行的经验,出台商业银行住房贷款办法。

中美贸易摩擦可能对亚洲整体经济带来波动

在对长期趋势保持乐观的基础上,与会嘉宾也对亚洲经济目前及未来面临的重要风险进行了讨论。

其中,中美贸易摩擦可能给亚洲经济体带来的影响成为讨论的第一个焦点。主持人认为,目前美国政府对经济不平衡问题的关注,可能对亚洲各国经济产生很大影响,需认真讨论,找到应对办法。

对此,国民经济研究所所长樊纲认为,中美贸易摩擦确实存在不确定性,是值得防范的风险。因为亚洲各国经济相互融合,中国出口商品背后是涉及亚洲各国产品的贸易链条。他说:“中国生产的iphone,包括了韩国、马来西亚、日本等多个国家的零部件和资源,中美之间贸易的摩擦显然会影响到整个贸易链。”

中国社科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所长张宇燕认为,中美两国各界均有共识,贸易战没有胜利者,相信接下来的两个月双方将采用理智的态度,通过谈判解决问题。针对外界猜测的中国可能采取的一些行动,他认为,金融问题是金融问题,贸易问题是贸易问题,应拆分来看分别应对。此外,他还强调,观察亚洲经济不应仅关注贸易关系,也需将包括美国在内的各国货币政策、自然灾害等因素都考虑进来。

戴相龙亦认为,贸易战是对全球经济认识不到位造成的,接下来或许通过谈判解决问题。

其他嘉宾亦发表了自己的看法。印度工商联合会秘书长Sanjaya Baru认为,中美贸易摩擦不仅是经济问题,建议中国从地缘政治切入思考解决方法。日本银行前行长白川方明表示,不应过分关注贸易战,应多关注基本面,理智对待潜在增长率下降的问题。

债务问题不会引发金融危机

与会嘉宾针对亚洲各国的债务问题展开了充分的讨论。

戴相龙在谈到中国结构性改革时就重点谈到企业债务的问题。他说:“中国去产能面临的最紧迫问题就是债务问题。”他分析,当前的债务问题与上世界90年代的债务危机有很大不同,那时的解决方法是政府的政策性方案,但在当前的债务问题许多是中国由高速发展向高质量发展转变造成的非金融企业债务问题,需要采用市场化、法制化的方法加以解决,并在转型过程中慢慢消化。他建议,针对被淘汰的僵尸企业要果断处理,同时采用债转股等方法来解决大量的企业债务问题,最后要大力发展投资银行,改善股票市场,提高资本市场水平,从而降低债务水平。

樊纲认为,企业的债务问题与经济可持续发展息息相关。他说,中央经济委员会召开专门会议,设定了相关目标,致力于解决债务问题。他强调,中国没有成熟的资本市场,大部分人有钱以后直接存钱,企业从银行贷款,这样每一笔贷款就会产生杠杆率,这就是根本所在。从这个角度来说,企业债务问题的不是单纯的金融债务,而是涉及到结构性改革的问题。他还强调,问题虽然严重,但不会引发金融危机。

就印度而言, Sanjaya Baru表示,虽然印度政府在过去几年出台了一系列政策并取得成效,但是目前印度的问题在于改革速度过快。他说:“现在政府强使银行提高清算能力,也要求银行将这些坏账打包再一次售给企业,可以说这是整个巨大的结构改革。现在印度还在不断的推行,这会让真正的企业面临更多的竞争和风险。”

人口结构变化是潜在增长率下降的关键

人口老龄化是经济持续发展的巨大挑战。包括中国在内的多个亚洲国家都面临如何解决人口红利消失带来的发展难题。

日本银行前行长白川方明从日本经济增长的现状和经验出发,建议面临人口老龄化的亚洲国家充分重视这一议题,从而解决潜在增长率下降的问题。他解释,日本经济表面上看是通缩,背后则要是人口结构发生了变化。人口老龄化严重对于日本的经济发展而言是负担,目前日本经济效率的提升不足以应对人口老龄化带来的负面影响。他强调:“根本的问题不在于通缩,而是如何应对人口结构的变化。”

当主持人问到是否能通过移民来解决日本人口结构变化的问题时,白川方明回答,开放移民并不是解决日本经济的解决之道。他说,每年日本适工人口降低100万,如果依靠移民来抵消劳动力人口的下降,每年就需引进100万。德国是一个相对开放的经济体,在2015年接收100万难民仍是个艰巨的任务。日本目前并不能应对大规模的人口流入。

此外,与会嘉宾现场代表对中国“一带一路”战略的推进以及改革开放的新态势都充满期待。Sanjaya Baru表示,中国的转型对亚洲和世界君有好处,印度欢迎来自中国的投资和更多市场化合作。樊纲表示,中国的发展要求进一步开放,也希望别的经济体也更开放。中国的开放基于自身发展的需要,重点不在于短期内如何处理纠纷,而在于如何保持持续健康的发展。张宇燕认为,中国的“一带一路”和开放政策能够惠及周边国家,这些国家的发展也将促进中国的持续发展。